「無所事事」成為了現在日本年輕人的夢想

陈一霆

工作,生活中的一部分,一個人可以沒有財富、房子,但不能沒有工作,工作是一種自我價值的體現,是一種精神享受。每個個體都有自己的工作,但是我們對待工作的態度卻是各種各樣的。是追求物質還是精神的享受,成為當代年輕人對工作有不同要求的理由。

如果不上班就能活下去的話,我想那樣做。

「無所事事」成為了現在多少年輕人心中的「夢想」?的確,拋開那些高大上的理想,現狀就是很大一部分人上班只是為了維持生活罷了。

在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時的拼命工作是美德的想法已經成為了過去,長時間勞動的削減、工作與生活平衡的重視已然成為了現代一大批年輕人對於工作的新定義。

作為即將成為民間個人首次登月旅行的ZOZO社長前澤友作也說「投入和回報的量要一直成正比,去月球冒險無疑是一個很好的工作「。

那麼工作對每個人到底意味著什麼?

近日,日本Abema news採訪了一些年輕人對於工作觀念的看法。

接受採訪的一部分年輕人表示:「只賺維持生活最低限度的錢,優先考慮自己的私人時間「、」個人興趣比較重要,盡可能不想上班「等回答不在少數。

節目組提出了「社畜派」還是「遊民派」的選擇題。

其中的一位受訪者久野太一(33)表示自己之前待過廣告公司和IT企業,但是始終都無法適應融入其中,其中最不能認同的一點就是企業文化。

曾經作為「社畜派」的他,一大早拖著疲憊的身心擠上地鐵,馬不停蹄地趕時間,在公司拼命的幹上一天不說,下班後每天都要應酬,奔東走西喝的一頓爛醉後又要擠上地鐵(東京地鐵越晚人越多),回家都顧不上洗澡倒頭就睡,第二天反復如此,看不到任何希望。

真是印證了那句話: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雞早!儘管如此每個月剩下的錢就只有三位數(60RMB不到),這樣的生活已經讓他厭煩了!

想要過上不上班就能吃上飯生活的他決定離開東京,1年半前回到了老家福岡。

在辭職的時候打招呼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 「如果不上班就能活下去的話,我想那樣做!「。 「遊民派」成為了他最終的選擇。

現在的他在海邊的一個合租辦公室裡從事著朋友介紹的網站運營工作···

大致上中午到辦公室,5點左右就回家。中間看看書玩玩遊戲,真正上班的時間一周就只有10小時左右,有時候來了辦公室啥也不幹,稍微看看大海就回去了。

和他同居的女友福原桃似花(26)原本也在東京大企業上著班,因為和久野有著同樣的想法所以一起跟隨著來到了福岡,雖然現在收入只有原本的3分之1,但是感覺現在的生活更自在,更開心了。

當被問及工作的意義時,久野表示「為了賺錢而工作的想法在我的意識中慢慢淡薄了,當放下對金錢的追求時,就會更看重工作的內容和一起工作的人,但是不進入企業不能確定這些,因此轉職對我來說就就像賭博一樣,太危險了!」

的確,如果轉職到一個自己不滿意的公司去又會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短時間內再換是不現實的,第一是日本企業錄用流程的複雜性,第二是轉職次數越多越是會讓下一家公司不敢要你,之後的求職路也會變得無比艱難。

内容未完结,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

喜歡就加line好友!!!

點擊關閉提示